您当前位置:南京康辉国旅 >> 攻略游记 >> 这个春天不在虚度《黄山游记》

这个春天不在虚度《黄山游记》

分享到:
发表时间2013年04月21日 来源:南京旅游网 浏览数:

        曾自何时心里原以为重游那些快乐的往日,会让自己沉闷的心放开负担,看清前面的路不在回首过昔!
        走过去,差了几分它日的情怀!
        幸福途经的那些日子,为什么每一眼的绿色多于灰色 ?掺杂轻狂的青春就那么无知的抛洒着逝去,再也不能重现在眼前了!
        美景依然矗立,还又添新景!而心情再也不能回到过去的昨天!当时的出发心境如何?现今的日子只能在脑海苦苦追忆!
        对于每一个喜欢山的人,黄山一定是伫立在灵魂深处的一座不息图腾。有多少人带着无比的崇敬和膜拜的心情接近并登上这座曾经如此长久占据过心灵的山峰,又有多少人立于山巅情不自禁发出由衷的赞美和感慨。摩顶长叹,也许一切都不足以抚平心中翻腾的波涛。
        几千年前,黄帝登此山,炼丹行修羽化登仙,数百年前,唐明皇李隆基改黟山为黄山,明代徐霞客历遍天下名山,过此山,尤不免发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惊叹,以黄山的声名凌驾于众山之上。
        如今,亦登上远去黄山的旅途,梦影中的图腾。
        盘山公路弯弯曲曲一如李琼那首著名的歌,称之为九拐十八弯。对于很多人来,危险只要还没有降临就不是危险,就只是一剂给生活注射的精神k粉,使其在刺激中暂时忘掉生活惯常的平淡和令人失望。山路变态般地不知道何等模样的山体上辗转腾挪,翻滚,仿佛不是在乘车,而是在一条巨大的疯狂的蟒蛇肚子里跳舞。即使事先打过预防针,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每个转弯都让那些精心的准备丢盔弃甲,变得毫无意义,在山路山洒满了惊惧不已的唏嘘声。
        坐在去往黄山慈光阁的公交上,再一次体验了什么叫没有最弯只有更弯。十八弯已经叫人叹为观止了,通往慈光阁的山路只能用让人目瞪口呆形容。前者还能欣赏,后者已经恐惧的使人无法表达。弯曲的山路有时弯的简直没有道理可言,猛的就来个对折,公交在熟悉路况的司机没心没肺的做着各种咋舌的高难度动作。开始上山还在那里数弯道,数到后来就乱了,无止境的弯角让人心生畏惧。紧贴车体一侧,时而出现的悬崖绝壁动则以上百米计,望下去头昏目眩,有树木挡着,聊胜于无。
        有段路松枝掩映只能看到近前的一小段,隐没在嫩绿的松林里,石阶很旧,青苔滋长,钢筋为栏,尽头用木栅封住,旁边就是通往好汉坡的新石阶。如果想进去,也没有问题,因为木栅很简陋,歪歪斜斜的几片木板而已,但是并没有人愿意光顾,急着赶往莲花峰顶一览绝胜的人们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她曾经繁忙过,无数双脚从她这里走过,留下各种热闹,如今往事如烟吹过,只留丢下她静静地蜿蜒在茂林之中,独自怀想。山风凛冽,雨雾袭来,我离开人群来到玉屏楼外的这条孤独的石径。纷乱的交谈被我抛在身后,我看着小路,小路看着我。我们都不要言语。
        静观摩崖石刻,我不独佩服这些名流登山揽胜的杰作,更想到这些石刻背后无数石工的辛苦和汗水,哪一个石刻不凝聚着石工们的心血和智慧啊!
        提到黄山,即使没来过,脱口而出的也是它。它只不过是黄山千万棵生于岩石罅隙的松树之一,也许年龄长点,它拟人化地存在于人们对黄山或清晰或模糊的记忆和印象中,独享了几乎所有关于黄山松的传奇的盛名,怎不令人羡慕?它就默默地立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石间,翘首远眺,长枝伸展,似是在延请艰难攀援而上的游人。它既是迎客松!我不知道巨石旁的迎客松喜不喜欢这些人,喜不喜欢叨扰,喜不喜欢给她取的名字,喜不喜欢在她身边摆姿弄态卖弄表情,也许她要的只是很多年前的清风流云,她要的只是很多年前的寂静安逸。我走下石阶,给她拍了照,照片里只有她静静独立于云雾岩石间的身影。
        石径不语,峭壁夹峙,山风激荡,道路险峻艰难,用顽强的意志与之抵抗,心跳剧烈急促,不可慌乱,呼吸沉重,坚决不回头,双腿发软,不可惧怕,只是为了跨越自己,战胜恐惧,战胜险阻。在危险面前选择坚强,在压力面前选择勇往直前。也许动摇过,也许后悔过,但终于一路走了过来。有人要升官,由他;有人要发财,由他。感谢石路,感谢造化。
        从云海拾级而上大概十几分钟的陡峭的石径就到了光明顶。因为这里高旷开阔,日光照射久长,故名。金庸迷们听到这个名字立即会兴奋地联想到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总坛。如果真是,那足以站在光明顶的云雾里浮想联翩一番了,可惜不是。金庸的光明顶在昆仑山,离此不说十万八千里也有几千里,完全两码事。要感怀那些书中虚构,要神游那些英雄故事,只能寄望哪一天站在昆仑山之巅了。常言道:“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作为黄山第二高峰,海拔1860米,立于光明顶,才能真正赏到什么是黄山绝胜;明代普门和尚曾在顶上创建大悲院,现在没有了,但其遗址上建有华东地区海拔最高的气象站--黄山气象站。不能要求一个人像另一个一样活着,自然也不能要求一座山像另一座山那样矗立。
        站在光明顶本可遥望天海。天海也是云海,云海之一。黄山的云雾太高了,完全笼罩了整个连绵的山峦,走到哪里都是云雾缭绕,不辨东西。黄山云海,本是很多人的梦寐向往,但往往可遇不可求。有些人不明所以,见到浓云过境就惊呼云海,有点想象力的绝不致于此。真的云海应是云雾位置低,在山巅之下,在高山之巅俯首云层,看到的是漫无边际的云雾,如临于大海之滨,波起峰涌,浪花飞溅,惊涛拍岸。
        黄山秀峰叠峙,危崖突兀,幽壑纵横,气流在山峦间穿行,上行下跃,环流活跃,漫天的云雾,随风飘移,时而上升,时而下坠,时而回旋,时而舒展,构成一幅奇特的千变万化的云海大观。每当云海涌来,整个黄山就被分成诸多云的海洋。天海本是黄山云海之最佳,但光明顶上,环顾四方,却只见云雾狼奔豕突,不见海的波澜壮阔,真是“不识云海真面目,只缘身在云雾中。
        微风在树叶间打转,木叶轻摇,摇下点点凉滋滋的山间云露,滴在颈间,神为之清。深吸一口气,再轻轻吐出……
        山林静寂,远处似有禽鸟的低语,脚下泉水叮咚,四周松木高低错落,静立冥思,淡淡的云雾如轻纱弥漫在其间。外面的一切声响都被层林隔绝,只有轻风吹拂,只有木叶繁茂,鸟语泉鸣。
        仿佛已经不再有生命,不再呼吸,不再思考,没有躯壳,没有牵挂,没有羁绊,也成了这大自然中的一部分,这山林的一棵,这云雾中的一粒,融了进去,和花草雨雾连为一体,无物无我,无欲无求。如果黄山没有打扰,她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吧。但我不能久留,我毕竟不是一棵松,我也不能随云雾漂流,做其中的一滴。叹口气,终是要离开这里,走进世事,走进忙碌喧嚣。但在这幽境的片刻躲藏已经使我无比满足。
        驱着疼痛的腿下了山,胜利了。打破了以前那个最快的下山速度,仿佛赢得一场比赛似地高兴。记得黄山人文和地理,提到买茶的事。很多地方卖的茶很贵且质量低劣,千万不能上当。关于品茶,不想多说。介绍黄山的几大名茶,毛峰,云雾,齐云红茶,最名贵的猴魁。

Copyright©2009-2015, 南京康辉国旅旗下 南京旅游网 http://www.lansdo.com 旅游经营许可证号:L-JS-GJ00020 业务经营范围:南京一日游线路、南京周边一日游团购
报名地址:南京市玄武区珠江路203号 团队路线咨询电话:025-57037336  电子邮件报价:lansdo@126.com    网站备案:苏ICP备10227219号-1